支狩真心念一动,毛茸茸的白影一闪而至,瞬息挡在他胸前。尖锐的花枝“噗”地击中萌萌哒,仿佛撞上一层铜墙铁壁,难以插入血肉。

  “咦?”千惑圭盯着萌萌哒,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她的金昙花源自天赋神通,与自身血脉相连。只要一触及目标的皮肤,金昙花枝即能透过细小的毛孔汲取血肉养分。哪怕对手的力量层次高过于她,也难免会被金昙花枝刺出一点伤口。

  可这只猴精竟然毫发无损,不仅体表十分硬实,无隙可破,而且体内血气浑融如一,难以汲取,也不晓得是哪来的异种。

  “你做什么?我不是你的敌人!”支狩真低喝一声,趁隙闪身后退。萌萌哒翻身后跃,落到他肩上,以意念传音:“和她说理没什么用,搞不好还会激起她的杀意。千惑圭和其它魔人不太一样,不能用寻常的法子和她打交道。”

  “谁晓得是不是敌人呢?瞧你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总觉得对我不怀好意。反正人家还没尽兴,你就陪我再玩一玩嘛!”千惑圭撅起红唇,眨了眨大眼睛,神情像是对着支狩真撒娇,掌心的金昙花枝却又疾又猛,卷着眩目的光影狠狠抽了过来。

  支狩真施展身法,连连向后躲闪。千惑圭实是个不知好歹的疯婆子,自己先前卖好出手相助,反而被她恶意缠上。念动之间,一股无名怒火“呼”地从他心头升腾而起,直冲头皮,浑身气血燥热,恨不得冲上去大肆搏杀,将千惑圭活活撕碎。

  这是魔躯与生俱来的暴戾性子,支狩真犹豫了一下,并不刻意压制怒火,反倒利用魔念的剧烈波动,滋养自家的精神力量,同时身形向左侧方一闪,靠向不二。

  魔人向来精于杀戮,千惑圭又是玄级高手,自己多半不是她的对手,借助不二的力量才是上策。

  “别急着跑啊!瞧你长得这么精壮,不会是个银样蜡枪头吧?”在千惑圭银铃般的娇笑声中,金昙花枝在半空灵巧拐动,如影随形地追着支狩真而来。

  支狩真脚步一错,绕至不二身后。细锐的金昙枝条不断颤动,发出与空气高速摩擦的“咝咝”声,叶片似一片片利牙竖起,边缘薄而锋利,转眼扑至不二跟前。

  不二乜斜了支狩真一眼,傲然立在原地,不躲不闪。金昙花枝毫无阻滞地穿过他的身躯,仿佛穿透无形的空气,继续射向后方的支狩真。

  千百点金芒闪烁,金昙花枝犹如金蛇狂舞,盛放出华丽又危险的光焰,转瞬占满了支狩真的视野。千惑圭紧随而至,从不二身上径直越过,完全感觉不到魂器的存在。

  支狩真暗叫不妙,不二显然打算置身事外,不理会自家的死活。“砰!”他足跟猛力蹬地,身形飞速倒退,萌萌哒再次被当作盾牌抛向花枝。

  金昙花枝激射的轨迹忽地一停,原本凌厉的魔气转为柔和,喷发的力道变得内敛收拢,数十条花枝长蛇般地游走,瞬间缠绕住萌萌哒,将她密密麻麻地捆住,形成一个厚厚的茧子。即便支狩真以意念强行操控,一时也难令猴精挣脱。

  “嘻嘻,这个小玩意儿我先收下了。”千惑圭轻笑一声,掌心源源不断地射出金昙花枝。她的战斗手段异常老辣,先将萌萌哒困住,断去支狩真的援手,再全力对付对方。她对魔气的运用同样炉火纯青,刚柔转换轻松自如,对劲道的拿捏火候十足。

  支狩真也不答话,转身急掠,头也不回地往斗场外逃去。

365bet怎么不能访问  “你为何逃得像一条丧家之犬?真是替我丢脸。”不二背负双手,不疾不缓地与支狩真并肩而行,足履离地三尺,仿佛腾空走在高渺的云端上,不沾半点尘埃,“身为我的另一半,你可以逃,但必须逃得潇洒,逃得从容,逃得如同天际神龙,见首不见尾。”

  支狩真猝然向旁跃出,躲开络绎不绝抽来的金昙花枝,闷哼道:“不二阁下身为我的另一半,危难之际难道不该挺身而出么?”

  “我不会运用自己的力量来帮你。过度依赖我,只会让你变得自卑。”不二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我可以杀你,但不会让你的心受到伤害。”

  支狩真呆了呆,他尚是首次听到如此奇葩之论。伸手一撑斗场的室壁,他借助反震之力,身形弹射而出,将与千惑圭的距离拉开数丈。

  “哎哟,你窜得还挺快嘛。继续这样跑,多卖点力气,千万不要被我逮住喔!”千惑圭目泛异彩,脸上的笑容越发甜美,繁密的金昙花枝绕着她交错穿梭,几乎覆盖了整个斗场。

  两人一逃一追,转眼掠出斗场,一路穿过诸多店铺,引得蝼烟灵又是阵阵尖叫。

  “不要让千惑圭觉得你怕她,不然她真的会杀了你。”支狩真心头响起萌萌哒的传音,“她非常享受猎物的恐惧,她可能是一个类似冷血精神病的患者。”

  什么冷血精神病?此为何疾?支狩真满腹疑窦,但来不及多想,背后的破风声愈来愈急。随着千惑圭全力催发,一根根金昙花枝上的绒毛如同密集的尖刺齐齐拉长,继而绽放出成百上千根更纤细的枝条,交织成一张颤动的金网,罩向支狩真全身上下。

  “呲啦”一声,一根金昙花枝撩过支狩真后背,擦出一道浅细的伤口,花枝上的绒毛立即一抖,纷纷钻入伤口,像是许多小嘴齐齐吮吸血肉。支狩真低吼一声,反手一抓,将伤处的一块肉连同花枝硬生生扯断。

  “血的气味就是如此醉人!”千惑圭一抖金昙花枝,卷起这块血肉,放在鼻尖前深深地呼吸。她并不急于追上支狩真,有时故意放缓速度,诱使支狩真生出侥幸逃脱之念,接着又全力以赴,令她追捕的猎物陷入绝望。

  “砰!”支狩真再次被金昙花枝抽中,他借势往前跌去,右肩突然发力,改变方向,猛地撞开隔壁货铺的房门。

  看守货铺的蝼烟灵发出刺耳的惊叫声,支狩真目光所及,那柄青铜吞口的乌鞘长剑仍然斜挂在墙上,“青虹”两个云纹道字清晰可辨,相距他不过一臂之遥。

  (//)

  :。: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16167/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