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7章艾来

小说:我的完美校花女神 作者:乔峰大侠 我要报错
????便道:“斩帮主,莫轻信了这女娃的话,这小子倒是不像会说谎之人,所说应该不虚。至于这丫头,古灵精怪,所言未必可信。”

????斩天狼“嗯”了一声,手指林战喝道:“小子,你来说,我只信你的。”

????林战面无惧色地道:“你便是剁了我的头,放干我的血,我也是不会说的,我不能做不仁不义之人,为一己之利出卖别人,被万人唾骂,那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还怎么做游侠,做不得游侠对我来说,岂不是生不如死了。”他一心只想做游侠,在他看来,天下大事都不足以与做游侠相比。

????张勘正有主试探林战,冷不丁问道:“你真见过无冠老人?”

????林战随口应答:“见过。”

????张勘正接着问:“哪里见到的?”

????林战在去灵霄峰时,真的偶遇过无冠老人,他便如实道:“去灵霄峰时遇见的。”他心想:你问我便回答,反正与龙文无关。

????张勘正细察林战神色,便道:“你确实见过无冠老人,这我相信,但那龙文却不在无冠老人手里是也不是?”

????林战为人老实,不和如何答他,便是这么一愣神,张勘正已试出端倪,于是哈哈大笑起来。

????斩天狼也已心中了然,他把斧子别在腰上,伸手来扼林战脖子,只想把林战挟持在手,找个没人的地方逼问详情。林战手没有兵刃,情急之下便以掌作剑,连劈三掌,却是“斩头去尾”“一刀两断”“劈荆斩棘”三招。

????这三招一出手,场上一片惊呼:“斩岩剑。”“小子,你是林斩岩的什么人?”

????斩天狼见这“斩头去尾”掌法凌厉,识得是斩岩剑,斩岩剑名满江湖,便是遇到岩石也如劈砍朽木一般,哪敢有半点疏忽,连忙抽手闪躲。一闪之下,却发现林战这一招平平无奇,不过如此而已。

????后面的人言论纷纷:“没听说林斩岩收徒呀?”“莫非这小子就是林斩岩的子侄后辈?”

????斩岩剑法与回天剑、无情剑共称天下三绝剑,回天剑以轻灵为上,无情剑以狠绝为闻名,斩岩剑与轻盈剑法不同,属于厚重剑法,配以深厚内力才显神威,林战自小好书而轻武,读了好多子经史册,却对武功所练甚少。可谓一兴一废,遇到危急时刻使出来的不过是剑招,却无内力作辅佐,虚有其表,威力全无。林战恪守师父教诲,三年内不许使用师父所授武功,他事遇紧急,只得使出父亲的斩岩剑法来应对,可是他又内力不济,故而这三掌劈出毫无劲道,略显平淡无奇。

????人群中又有人议论:“这真是林斩岩的后辈吗?”“不像吧,林斩岩侠义盛名,誉满天下,他的后辈怎么会武功平平,如此不济?”有人说道:“我就说吗,书剑八骏不过尔尔,你看,八骏之一的斩岩剑并没什么了不起。”“就是,几个飞贼就把林斩岩料理了,看来斩岩剑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更有人道:“就是,被几个小蟊贼弄死了,可见林斩岩的斩岩剑也是徒有虚名。”

????虽说场上人声嘈杂,但这几句议论之声,林战却听得真真切切,听到有人轻谩父亲的威名,自是恼怒,只恨自己平时于习武之道不甚用心,学艺不精,以至今日累及父亲的名声,自是羞愧难当,脸面一红,急声快语地冲着场上众人大声道:“我爹爹是大英雄,不许你们辱没他。”

????一人轻笑道:“林斩岩武功高强,却被飞贼害死,已成江湖谜案。”

????斩天狼见林战进招轻飘虚浮,知他功夫已是寥寥无几,便猱身而进,再来拿他,林战所学有限,只这三招最为熟练,便又重新劈出这三招来,斩天狼这次却不再躲闪,左手格开,右手径拿他后颈,林战一时左支右拙,三招皆失,登时凶险频现。

????林战出一招时,便已弊端毕现,只是斩天狼惮于斩岩剑,没敢轻易出手,而栖云鹤早已洞悉,眼下见林战将陷险境,便伸杖往林战前一挡,一道内力源源不断传至林战丹田中宫,那道内力急速上窜,恰巧这时林战一掌斩出,正斩在斩天狼手腕处,斩天狼只觉一股大力施加于内关穴处,便如火炭灼伤一般,内心一惊,忙收力回撤,收得猛了,林战的手掌上发出的力道弹劲未消,斩天狼竟打在自己额角,立时肿起一个火疙瘩,更是羞得他满脸通红。

????众人又惊呼:“咦,斩岩剑果然不只是徒有虚名。”栖云鹤暗助林战,却无一人觉察。

????栖云鹤见林战刚才言语激昂诚恳,面对斩天狼yín wēi又是气色不动,便对这少年心生敬佩,向林战问道:“林斩岩是你什么人?”

????林战初涉江湖,不懂行道,不会说“家严,家父”之类的敬语,如在家中一样,直言道:“是我父亲。”

????栖云鹤道:“怪不得小小年纪,说话行事这般正气凛然,原来是林大侠之后,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想当年,林斩岩出道时也不过十七八岁,如此看来,真是江湖之幸,后继有人呀。”

????场上有人轻声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也有人道:“这斩岩剑只不过是名声高罢了,武功也没见得有多厉害呀,你看这孩子的身手就知道了,只怕是虚有其名。”

????栖云鹤又道:“这场上数百上千人,也只有你是条汉子,我托付你一件事。”

????林战转身凝视着铁游侠道:“铁游侠不要说什么托付,从此刻起,你的事便是我林战的事,便是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栖云鹤从腰间取出一枚天珠,递向林战,言语深沉道:“看来我必命丧于此,古语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可惜我栖云鹤树敌众多,今日必受千刀万剑杀戮,已然是大大不孝了,我死后请你帮我收个尸首,不至曝于野外,这场上千人,除了小兄弟你,无人配替我收尸敛骨,别让他们的手污了我的身体,更不要让这些猪狗糟践了。”他将天珠按在林战手上,“这个佩带在我身上多年,你去换几两银子,够买个棺木。”7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20746/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