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便是陈家主了吧?”

????吕布的目光从陈登那里收回,看向侧旁的鬓白老者。

????陈珪,陈家的当代家主,老谋深算,识时务者的最佳代表。

????上一世卖自己,这一世卖刘备,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吕布心中哂笑。

????陈珪不知吕布所想,作揖行礼:“小老儿陈珪,拜见大王。”

????说完,颤颤巍巍着身子,竟要当场下跪行礼。

????这老狐狸!

????吕布见状,心中暗骂一声,这么多人在场,几万双眼睛,他要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陈珪下跪,保不准私底下能传成什么样子。

????尊老爱幼,在以仁孝为本的汉王朝,尤为推崇。

????“陈老爷子莫要折煞孤王,论资历辈分,您老才是长者,孤可当不得你这一跪。”吕布嘴上说着,脚下也当即上前一步,双手扶起陈珪。

????“世人皆道大王残暴不仁,今日对小老儿尚能如此礼遇,足以证明之前所言,全是造谣污蔑,大王仁德!”

????被扶起的陈珪又行了一记大礼,言语间感激不尽。

????“大王仁德!”

????身后的世家老爷和官吏们跟着齐声大呼。

????反倒是吕布微怔了稍许,但他随即就明白了过来,敢情陈珪是在给自己铺路。

????在此之前,刘备任职徐州牧,私下遣人在徐州各地散播吕布名声,节奏带得飞起。

????在这个没有电子行业的年代,信息传递,全靠一张嘴,三人尚能成虎,所以关于吕布的形象也就越传越离谱。

????什么生噬人肉,杀人饮血,霸占百姓妻女,嗜杀婴童等等,传得沸沸扬扬。

????吕布的名声基本没了,就连小孩都知道,吕布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这也是为什么在得知吕布准备攻打徐州时,会有那么多的人愿意放弃家园,跟着刘备迁徙下邳。

????如今就算吕布出来澄清,估计也没几个能够相信。

????陈珪今天搞这么一出,这件事情早晚传开,虽不至于使吕布立刻得到徐州百姓的认可,但至少会让吕布的名声好上不少。

????之后,就看吕布自己怎么做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吕布心中暗叹一声,有陈珪这么个老鬼在,看来自己上辈子输得其实不冤。

????之后,吕布入了徐州城。

????众人拥簇着吕布,如众星捧月。

????州牧府早已整理出来,高顺知道吕布不喜欢花里胡哨,于是把刘备之前的那些鎏金装饰,全都撤了,换上几盆干净素雅的盆栽。

????既能净化空气,还能教人心旷神怡。

????到了州牧府,吕布金刀大马的坐下。

????徐州的官员和吕布麾下的文武分列两旁,泾渭分明。

????徐州权贵们老老实实的站着,如同在严厉夫子面前的学童,大气都不敢喘。

????吕布见状,心下满意,脸上却是笑道:“尔等不必约束,孤此番前来,只是顺道看看,过几日再去一趟冀州,就准备班师回朝……”

????麴义和司马懿联手拿下了冀州,已经有些时日。麴义虽然占了大功,将袁绍的三个儿子逼至绝境,但最后的致命一击,还是出自司马懿之手。

????除了袁尚逃亡北方,其他的两人袁谭、袁熙,首级全在司马懿的手上。

????说起这个,吕布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近几年司马家的发展,似乎太快了些,不仅成为了河东一带的大世家,司马懿手中还握有超过九成的幽州兵权。其兄司马朗任职洛阳令,权力不小,其他司马家族的子弟,也都大大小小的担任着各种职务。

????倘若司马家生出二心,会很棘手!

????吕布悄然蹙眉,当年先生说,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这些年,吕布也一向如此。

????不过,如今司马家势头过猛,吕布便琢磨着,是否需要打压一下司马家的势力。

????想的远了,吕布收回思绪。

????听得吕布过几日就要离开,在场的徐州官员心中同时舒了口长气,甚至还带有几许窃喜。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拿手下立威风。

????如今听吕布的口气,似乎并没拿他们开刀的意思,所以内心一直忐可的徐州官员们,自然也因此放下心来,觉得是逃过了一劫。

????“大王,您可不能走啊!如今徐州百废待兴,百姓期盼,都等着大王您来主持大局呢!”有人大声说着,像是发自肺腑。

????吕布看去,乃是糜家的二老爷糜芳。

????当日高顺一进城,糜芳就果断选择了投诚,人在屋檐下的这个道理,糜芳远比他的大哥糜竺通彻。

????好在高顺也没有为难,这才使得糜家保存了下来。

????“徐州的事务么,你们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吧!该怎么就怎么,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多多善待百姓一些。”

????吕布缓缓说着,似乎仍旧没有插手的打算。

????“大王仁义,我等铭记于心。”

????右侧的徐州权贵们齐声应下,说是这样说,到时候是不是这样做,那就很难说了。

????世家老爷们根本不在乎哪个当徐州的主人,只要能保住他们家族的利益,别说是徐州的主人,就算是当皇帝,他们都懒得过问。

????谁当不是当呢?

????“大王,那空缺的那些职位……”有人试探问道。

????此话一出,堂内的目光霎时全都落在了吕布身上。

????这里,得划重点。

????刘备垮台了,不少郡县的位置都因此空了出来,

????谁能拿下这些位置,对家族的发展壮大,必将是巨大助力。

????可这个事情,他们谁说了都不算,还是得看吕布的意思。

????“哦,这个啊,既然问起了,那孤就简要安排一下好了。”

????吕布轻描淡写,广陵郡守笮融为国捐躯,孤已经向朝廷表了,朝廷将追谥他为堂邑侯,平东将军。

????“广陵郡守的位置空了,暂且就由陈元龙接替补上。”

????陈登因此怔楞了好一阵子,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刚刚脱离待罪之身,就受此大任。要不是弟弟从旁提醒,他短时间内根本回不过神。

????他面向吕布拱手抱拳,当看到吕布也在冲他微微点头肯定时,心中竟也生出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大声应下:“属下定不负大王期望!”

????“下邳郡守由李钺担任……”

????“彭城相由曹苓担任……”

????“…………”

????“徐州牧就暂且空着吧,凡事你们多商量就是。”

????吕布有条不紊的安排起来,最后,他象征性的问了一下众人:“好了,孤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见。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这位杨家的家主,杨家作为徐州的一方大佬,连曹豹家都能有人任职,偏他家一个没有,这不摆明欺负人么!

????他正欲发难,好在旁边的老友赶忙将他摁住,摇了摇头。

????今非昔比了啊!

????()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2234/1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