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已离盟,北!”

  良久之后,翻看着暗语译本的三长老,终于是在其中找出了几个关键字,当这五字出口的时候,殿中诸人尽都明白了过来。

  所谓的“云”指的自然就是云笑了,短短的几个字,说明了云笑已然离开圣医盟,而且是朝着北方而去,其中之意不言自明。

  “莫安,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得三长老口中之言,魏歧终于是将目光转到了满头大汗的莫安身上,口气显得有些冰冷,又有些痛心。

  试问又有什么,比圣医盟接二连三出现叛徒,更让这位盟主大人痛心的呢?这才短短一个月时间不到,二长老和这位九长老,竟然都背叛了圣医盟。

  有那么一刻,魏歧觉得自己这圣医盟的盟主,做得真是太失败了,不过这也仅仅是顷刻之间的事,能抓出奸细来,终究是一件好事。

  同一时间,魏歧又不由有些佩服云笑,正是用这简单而效率的方法,第一时间就抓出了奸细,效果简直不要太好。

  先前云笑给魏歧说的方法,就是料定了自己在离开之后,那奸细肯定坐不住,会第一时间将自己离开的消息,或者说离开的具体方向传递出去。

  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就不难发现一些端倪,就算是不能百分百肯定,以魏歧的小心谨慎,以后行事肯定也会有所防备的。

  这其中的行动细节云笑自然是不知道,也猜不到三长老已经得到了花家叛变的情报,更不知道他得到了花家的暗语译本,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嗖!

  事实摆在眼前,莫安知道再多的辩解都是徒劳的,因此他并没有多说半句废话,见得他身形一动,赫然是朝着大殿的某一处窗户急掠而去。

  “哼,还逃得了吗?”

  见状魏歧只是冷哼一声,却没有丝毫的动作,但其身旁秦破云的身形,却是在一眨眼之间出现在了莫安的身前,挡住了他的逃生之路。

  秦破云乃是圣医盟大长老,一身修为早已达到了至圣境巅峰,甚至是比那死在云笑手中的柯云山还要厉害几分。

  莫安却只是一个圣医盟九长老,突破到至圣境中期都才只有几年的时间,又怎么可能和秦破云相比呢?

  “乖乖束手就擒,或许你还能有一线生机!”

  秦破云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听得其口中之言,对面的莫安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冷笑,似乎是在笑对方太过愚蠢。

  “不好,他要自绝!”

  远远感应到某些气息的魏歧,反应比秦破云还要快了几分,见得他身形一动,瞬间来到莫安的身前,旋即就看到后者的嘴角边上,溢出一道殷红的血红。

  “魏歧,秦破云,你们想从我莫安的口中挖出苍龙帝宫的信息,那是休想!”

  看来这莫安也知道在几大至圣境巅峰强者手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脱身机会,又避免自己被擒之后受尽折磨,所以第一时间就咬破了藏在口中的剧毒。

  在身份被发现的那一瞬,莫安就知道自己恐怕是活不成了,就算是能逃得这条性命,苍龙帝宫也不会轻易放过一个暴露了身份的暗子。

  所以在尝试了第一次无果之后,莫安瞬间就放弃了脱身的念头,为免自己承受无法忍受的痛苦,或许这样直接毒发而死,要更加轻松百倍吧?

  噗噗噗!

  魏歧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只不过当他手指不断在莫安身上点过之后,却是发现这个圣医盟的九长老,早已经没有了丝毫气息。

  显然莫安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便已经气绝身亡,如此厉害的剧毒,让得魏歧的脸色一阵难看,暗道这些苍龙帝宫的死士们,行事还真是狠绝果断啊。

  砰!

  莫安的尸身在魏歧放开手之后慢慢软倒,看得殿中执事修者们都是心惊胆战,实在是那莫安在这情报殿内的积威,并不是一两日养成的。

  没想到这么一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九长老,竟然是苍龙帝宫的奸细,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这一次,咱们可又承了云笑一个大人情啊!”

  调整好心态之后的魏歧,下一刻直接感慨出声,让得身旁的两大长老都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因为要不是云笑,他们或许连查找奸细的念头都不会有。

  所有圣医盟的长老们都是先入为主,认为那日身中陆氏落蚀烟剧毒的长老,都不可能再是奸细,这是一种惯性思维。

  也只有云笑这个外人,加上他对于苍龙帝宫那二位主宰的了解,才大胆做出了这样的推断,最终一举将莫安给找了出来。

  “吩咐下去,对圣医盟所有人都排查一遍,确保没有奸细为止!”

  既然查出了莫安这颗苍龙帝宫的暗子,魏皮举一反三,如果这样的决定让云笑听到的话,或许他会感觉到颇为安慰。

  只是此时此刻,那个从圣医城北门而出的粗衣少年,已经是折而向西北,远在千里之外了,也不知道再一次相见,又会是什么时候?

  …………

  数日之后,圣医城西北。

  一道年轻的身影踏空而来,当前方一座庞大的城池轮廓出现在其眼前的时候,他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精光,整个身形都是骤降而下。

  “道临城?”

  随着云笑的走近,南门城墙之上的三个大字已是映入他的眼帘,然后他喃喃声落下后,目光倏然一转,转到了那在南门城外聚集的一大堆人群之上。

  看到这些人的第一时间,云笑脸上就浮现出一抹促狭之意,缓缓朝着那聚集的人群走去,直到此时,都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而是在议论纷纷。

  “云笑、云星、星辰、星月,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其中一名通天境巅峰的修者站在人群最前端,对着城墙之上贴着的那张告示指指点点,而随着他手指的移动,那张通缉告示之上,赫然是有着四副截然不同的形貌。

365bet怎么不能访问  这一张通缉告示,自然就是苍龙帝宫颁发下来通缉云笑的凭证了,不过相对于在南垣城之后的三副形貌,这道临城的外城墙告示上,赫然又多了星月的那一副少年人形貌。

  “这个云笑还真是胆大包天啊,竟然连苍龙帝宫都敢招惹,就不怕在九重龙霄再无容身之处吗?”

  另外一名半步圣阶的修者则是一脸的冷笑,似乎是对那云笑敢得罪苍龙帝宫颇为不屑,毕竟如今的九重龙霄,早已是苍龙帝宫一定独大了。

  别说是苍龙帝宫了,普通人就算是得罪一个城池的帝宫所,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哪怕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自己的家族宗门着想。

  “我倒是挺佩服这个云笑的,别的不说,单是这份胆气,我敢说在场无人能及!”

  就在那人话落之后,一道爽朗的声音突然响将起来,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甚至是让守在城门边上的两名护卫,都是下意识地转过头来。

  “你这家伙简直就是找死,竟敢佩服帝宫通缉要犯?”

  刚才说话的那人,感应到后者身上和自己一样的半步圣阶气息之时,忍不住口出嘲讽之言,眼眸之中更是闪过一丝精光。

  “怎么,我说错了吗?要不然你也去得罪一下苍龙帝宫试试?”

  后头说话的粗壮汉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到的,听得其口中之言,场中诸多围观之人的神情,不由变得更加古怪了。

  “你……你竟敢对苍龙帝宫不敬,该当何罪?”

  被劈头盖脸嘲讽了一番的家伙,脸上很有些挂不住,瞬间就给那粗壮汉子安上了一个大逆不道的罪名,而且还将脑袋转到了城门口的方向。

  “两位官爷,这家伙肯定是那通缉要犯云笑的同伙,我提议将他抓起来好好拷问一番,说不定就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这个五短身材的家伙得势不饶人,不仅是耍这口头威风,竟然直接向那边的两名城门护卫告起状来,用心之恶毒可见一斑。

  “哦?云笑的同伙?”

  果然,听得那五短家伙的这番诬蔑说辞,两名城门口的护卫眼前顿时一亮,举着长矛就大踏步而来,围观众人瞬间让开了一条通道。

  要知道如今的云笑,在九重龙霄已经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这苍龙帝宫总部都重视的通缉要犯,若真是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敢动手。

  云笑凶名在外,灭掉的帝宫所都有好多,甚至传说连苍龙帝宫第一天才洛尧,都不是其对手,更何况是他们这些边远城池的城门护卫呢?

  但这些护卫们又知道,云笑乃是帝宫通缉的要犯,若是能得到其一些消息,这些消息又有用的话,那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是抓错了人,对于这些城门护卫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原本就是帝宫所派过来守城的,有着帝宫所的大背景,又怎么可能在乎一个半步圣阶的家伙呢?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2481/2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