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混乱后的真相

小说:血与火的赞歌 作者:坚果的战斗 我要报错
????培迪和德拉希尔的交谈并没有如同与唐莱特谈话那般急切,他静静的听完精灵将军的话,默然走到巴戟的遗体旁边,看着老兽人逐渐苍白的脸上残留的那副坚定的表情,脑海中本能的想起老兽人往日的样子。

????“你的王国内部不光有人在反对你,更有无数人在支持你,有许多人愿意为你的事业而献出一切。”德拉希尔站在国王的对方,望着静静躺在国王披风下的巴戟,“这些人都是值得你信任的。”

????“我从不怀疑我的大臣,从来没有怀疑…”培迪极力强调着他的想法,接着他看着巴戟的遗体带着些许冷意说道:“但有一些人我不会…”他的话戛然而止,停顿半响后继续,“巴戟爵士不会静悄悄的走,我会让那些人跪在众神的大殿里向我的朋友道歉,诉说他们的罪行!”

????“众神或许会原谅他们,但我不会,我永远不会原谅这些人,他们…不值得原谅。”培迪这句话表明着他的决心,但也像是在发泄他忍受许久的愤怒。

????“你是国王,整个王国都会听从你的意志。”德拉希尔不会去在乎那些人的生命,在他的眼里克鲁城那些所谓的贵族根本无足轻重,他真正在乎的是眼前这位国王的想法和意志。

????“我喜欢你这句话。”培迪突然笑了出声。

????德拉希尔耸耸肩,“我可不是在夸赞你,我是想让你明白,艾兰大陆东部大片地区生活的有序生命,会因为你一句话而改变命运,你…”

????“我很清楚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培迪打断德拉希尔的话,他现在不想听大道理。

????被打断的德拉希尔豁达的摊摊手,培迪沉默两三秒后说道:“刚才…你感受到那股力量了吗?”

????“当然!”德拉希尔脸上的笑意在说出这两个字后立刻收拢,“那是一种与有序生命完全对立的力量,不应该存在的力量,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力量,我…甚至没有在任何记载中读到过这样的力量。”

????“那就是‘混乱之序’的力量!”

????“你确定?”

????“我甚至与她对过话!”

????德拉希尔显得很吃惊,他愣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根据费尔德领驻军传来的情报,费罗拉的力量依旧存在于卡伦领。”

????“这并不奇怪,有人为她的力量提供了空间节点。”培迪想到自己的秘书长奥特伍德,眼眸中的杀意便毫不保留的向外倾泻,“这种力量打击方式早在两百年前就有魔法师提出来,并在五十年前就实验成功过,只是…没有如费罗拉动用的这股力量强大而已。”

????“奥特伍德给我下的毒很特别,它不仅可以腐蚀我的内脏,还能短暂的影响我的思绪,剥夺我对圣力的控制…”培迪回想起中毒之后的表现眉毛不知觉皱着,“那是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我再也不想来一次。”

????“但你依旧挺了过来,而且完全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这就是圣力的神奇之处,当你与这种力量建立某种形关系之后,她就会全心全力为你服务。”

????“我可不打算信仰神圣力量。”德拉希尔故意玩笑的笑出声,但他的玩笑过后紧接着便露出严肃的表情,“你刚才说过,费罗拉在与你交谈?”

????“她告诉了我一些事情…一些与你们记录的历史完全不同的事情。”

????德拉希尔询问道:“她是不是说这个大陆原本应该是死亡的乐园,是我们改变世界的生存形态,并把他们封印?”

????“你猜得很准。”培迪挑了挑眉。

????“在高等精灵的世界里,可以允许任何学说的存在,有一部分人曾提出过这样的说法。”德拉希尔解释道:“我们有一部书籍中记载着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它记录着不死军团最早的形成方式,并不是依靠生者的血液和尸体由元灵人制作出来,而是依靠一个名为‘血源’的巨大湖泊而自然生成。”

????“那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湖泊,湖水如生者的鲜血,传言她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源,但最后…”德拉希尔摇了摇头,“抱歉,我的信仰不允许我继续想象那样的画面,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命人为你取来那本书籍的副本。”

????培迪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们重新对我们的敌人做一个评估…毕竟,我们的对面正驻扎着一整支不死军团,还有一座鲜血淋淋的‘死亡要塞’,我可不想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出现如刚才那样的意外。”

????“十天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三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培迪很讨厌精灵总是喜欢把时间拖得很长,“还有…”没等德拉希尔回答,培迪有继续吩咐:“还有…恩…这次刺杀不可能仅仅依靠奥特伍德就可以成功的,唐莱特的目标太大,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

????“所以…你急急忙忙的把唐莱特局长打发走,就是为了吸引别人的目光…”德拉希尔语言中显露着不满,但语气却非常的随和,“然后再把后面最困难的事情交给我?不过…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为了躺在这里的巴戟爵士,我会全力以赴。”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培迪无法像其他大臣那样对德拉希尔强制性的命令,对方的承诺对于他来说非常难得,毕竟现在发生的事情是王国的内部问题,并非对外战争事项。

????“王国内部的稳定,也是未来战争必不可少的条件。”德拉希尔再一次看着安静躺着的巴戟,这一次他带着庄重而严肃的表情,“我会在三天之内了与第一将军进行一次远距离通话,并协助唐莱特局长查办这次刺杀事件…我只希望不要因为这次刺杀,而影响我们对不死军团的战争。”

????培迪轻笑道:“警察局曾经在克鲁城内至少破获十起有计划的刺杀事件,你以为我会被这次刺杀吓着?”

????“希望这次事件结束之后,你能够专心的对待与不死军团的战争。”

????“每一场战争我都是非常认真的。”培迪强调着,“因为每一场战争背后,都是无数个家庭!”

????“哈哈,我知道…你是一位伟大的国王。”德拉希尔开了一个不像玩笑的玩笑,“那么,尊敬的国王陛下,您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我的吗?”

????“暂时先这样吧。”培迪此刻手中掌握的信息有限,虽然心中有其他的想法,但他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表现出来。

????“那么,请允许我退下。”精灵将军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

????“出去的时候,让我的叔叔伦丁-里根将军进来。”

????…

????王帐的顶部依旧没有被修复,这是培迪故意为之,因为他需要用头顶冰凉的寒意来驱散他内心火热的愤怒,更是提醒自己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在寒风呼啸中,培迪座靠在火盆旁边,刚才忙碌的侍从和护卫已经不见踪影。

????伦丁-里根小心翼翼的走进营帐,此刻的他在面对国王的时候显得无比的小心,小心到不与国王正面对视。

????“坐吧。”培迪指着火盆左边的一个位置。

????“我亲爱的叔叔,是什么让变得这么小心翼翼?”培迪说着话便侧过身在他身后略显潮湿的柜架翻找了几下,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雪茄。

????“女神保佑它没有被这该死的天气给浸湿。”培迪熟练的拆开烟盒,“地精的工艺就是厉害,外面的湿气能够挤出水来,但里面却非常干燥。”

????“他们这么好的技术,现在不也归王国吗?”伦丁-里根赞美道:“您的光辉已经覆盖到克利克拉群岛,无数的地精技工在您的光辉照耀下聚集在克鲁城,为王国带来了最优秀的技术。”

????“哈哈!”尽管培迪知道自己叔叔话语中带着夸张的成分,但这些话听着就是让人忍不住心情愉悦,“你对我的夸赞,可以堪比整个王国民众对我的肯定。”

????“我可代表不了整个王国的民众。”伦丁-里根听到国王的形容眼皮不受控制的一直跳,极力否认的同时夸张的摇着头,并故意露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惶恐。

????叔叔的惶恐表情让培迪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但这样的笑容持续仅仅两秒,而后便是让人从心底发寒的冷意,“有人想要刺杀我,你觉得会是谁?”

????问得很突兀,但这个问题本身却不突兀。

????“陛下,我从不关注王国内部事务,从十五年前我参军后,就再也没有与克鲁城中任何的利益集团联系过,在这十五年的里我甚至没有参加过除卡瓦尔堡宴会之外的聚会,我的假期全部都是与我的家人度过的。”伦丁-里根非常严肃的阐明着自己的立场。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从来不曾怀疑过你。”培迪递出雪茄的同时露出一副温和的笑容,安抚叔叔略显激动的情绪。

????“知道我为什么会中毒吗?”培迪问出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伦丁-里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培迪认真的盯着他的叔叔看了半响,对着门口喊道:“乔恩爵士!”

????“陛下!”国王护卫队长威利-乔恩走进帐篷行了一个骑士礼。

????“告诉我的叔叔,今天晚上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培迪指着他的叔叔吩咐着。

????“是,陛下…”威利-乔恩的回答没有任何的迟疑,一双漆黑的双眸转动之间,和伦丁-里根投来的疑惑目光对视。

????“早在半个月前,陛下便收到情报揭示王帐内有敌人的密探以及…一份模糊的刺杀计划,情报的来源是原艾鲁克领军情二处米妮骑士,同时戴里克-丹尼爵士也从后勤处证实了这一情报。”

????威利爵士说到此处停下组织着语言,而伦丁-里根听到对方话语中米妮骑士、戴里克-丹尼以及后勤处这三个关键词,手脚仿佛被人拽入冰窟窿中冷的不住的颤抖。

????伦丁-里根向火盆靠拢的时候,威利-乔恩又继续说道:“我们并不清楚谁是密探,所以在暗中放松了王帐周围的管理,并暗中监管所有在管理松懈下的违规者…而事实上,在如此松懈的管理下,仅有两人没有违规,一人就是秘书长奥特伍德,另一人就是刚刚抵达营区的唐莱特骑士。”

????威利-乔恩说道此处的时候又突然停下,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因为要思考用词,而是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也是王帐的人,而唐莱特骑士被国王紧急召唤而来,那么…他的目的呢?

????伦丁-里根听到这里已经了解了大致过程,他在威利-乔恩停下的时候接话道:“唐莱特骑士抵达营区还不足两天,所以他基本上可以排除,而奥特伍德秘书长…”他说道这里也突然停下,因为他发现接下来的话并不适合由他说出来。

????“你先下去吧。”培迪阻止威利-乔恩想要继续的话,使劲的吸食了两口雪茄,在威利-乔恩行礼退下之后说道:“我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充满了信任,我甚至在最后一刻都在向女神祈祷,希望这是一个错误的情报。”

????“但女神给我开了一个玩笑,他不禁让我验证了之前的猜测,还给我一个更意外的惊喜!”培迪此刻被自己吐出的烟雾包围着,一张脸在盆火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的阴沉而可怖。

365bet怎么不能访问????“我小瞧那些躲在暗处的老鼠,之前我以为他们只是不满足我的改革,所以…我可以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慢慢了解我,我杀了许多人,我知道这里面有许多无辜者…所以我容忍他们一而再的对我王权发起挑战。”培迪时而激动显露出他的怒火,时而平静得可怕,“但我的容忍与宽恕却换来的不是和平,而是无尽的争斗。”

????培迪抬起头看着空荡荡的营帐顶部,“他们居然和死亡的力量串联,和苏克平原的势力联合在一起,来对付他们的国王!”他咬着牙忍着胸口中那难以宣泄的杀意,“不死军团和苏克平原的势力不光是我的敌人,更是整个王国的敌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血与火的赞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2709/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