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这里是哪里”

  东方心仇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才察觉到自己再度来到了一个极为陌生的环境,再仔细一看,东方心仇却是被这里的景象所震撼到了——

  剑刃、长枪、断戟

  成千上万的兵器的残骸插在这片

  荒凉而又猩红的土地上——

  目视到地平线的极限没有任何的生机

  唯有眼前的荒芜,荒芜之外的远方,还是荒芜

  “这里是——”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东方心仇才稍微收敛住了一点自己内心的颤动,咽了咽口水,自言自语说道。看着眼前这样他做梦都无法见到的场景,他甚至都没有去管自己已经被完全恢复了的身躯,以及被暴涨至四段战尊的修为。空中飞扬的风沙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就连天空都是赤红色,天空没有一朵云朵但是却压得很低,给人一种极其沉重压抑的感觉。

  东方心仇看着眼前这原本无法想象的一切景物,胸口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以他远超同龄人,甚至是远超于一般人的沉稳坚毅的心性,即使是泰山崩于前也能够坐到面不改色,但是眼前的这些景象亦是让他也不由得感到惊叹。

  自从进入天极九宫以来,这天极九宫的玄妙之处就让他感到极为惊叹,因为无论是第一宫所出现的通天长梯,还是第五宫出现的茂密森林,甚至是第六宫所出现曲玄衣的身影,那都是由天极九宫的力量所幻化而成的,其中的玄妙之处东方心仇就连理解都做不到。无论是天梯还是森林,甚至是第六宫幻化出来的曲玄衣的身体,虽然给人无与伦比的真实感,但是他也知道那始终是假的。

  但是此时此刻东方心仇所看到的眼前的一切景象,却给东方心仇一种错觉——仿佛这荒芜的大地、这猩红的天空,这没有生命的世界,是从一开始就存在于这个空间当中,是一个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世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东方心仇突然感受到戴在自己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传来一股强烈的异动,他迅速将自己的灵魂力量朝着自己的储物戒指当中一探,那股异动的来源不是什么其他东西,而正是在向城的拍卖会上,东方心仇所拍卖下来的那柄诡异的黑刀。当初在拍卖会上将其买下一来是为了给七忠院更好的援助,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他在这把黑刀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不过由于回到东极宗之后东方心仇就进入了当中天极九宫当中修炼,所以这把黑刀也就一直被保管在东方心仇的储物戒指当中。

  而一直都在储物戒指当中,甚至都快要被东方心仇所遗忘的这样一把黑色长刀居然在此刻发出了剧烈的颤抖,散发出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息。东方心仇并没有多想,下意识的就将那把黑刀从自己的储物戒指当中所取出,但是让东方心仇完完全全没有料到的是,这把看似古老破旧、已经不堪任何碰撞的黑刀,居然在从储物戒指取出的瞬间,化作一道黑色的流星,仿佛是受到了某种召唤,以东方心仇完全想不到的速度朝着某一个方向飞去。

  眼看着那把黑刀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东方心仇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沉重,那把黑刀毫无疑问是感受到了什么东西,而那东西,就绝对是自己所要追寻的。想到这里,东方心仇骤然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宛若是一只在广袤的平原上疯狂奔驰的猛兽,朝着那把黑刀离开的方向飞速前进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周围荒芜的环境下,保持这急速前行的东方心仇居然感受不到任何身体机能上的消耗,仿佛身体永远也不会疲惫一般。

365bet怎么不能访问  不过东方心仇此刻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注意这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心仇的身影终于停止了下来,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道硕大的山坡,少说也有数十米的高度,原本就很是高大的山坡在周围荒芜的平原上就显得更加的魁梧。然而,东方心仇仔细一看,这山峰并非是山峰,而是一座巨大的石雕,确切的说,是一只仰天咆哮的猛虎,虽然不知道这只‘猛虎’在这荒芜的世界当中存在了多少年的时间,但是上面的花纹、雕饰依旧栩栩如生,那仰天怒吼的姿态似乎无论过去多久都永远的定格。从这座巨大的猛虎石雕上,东方心仇瞬间看到了很多东西,而且很多都还是和他感同身受的东西——

  不甘,懊悔,怨念,绝望

  虽然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只猛虎的石雕,但是不知道为何,东方心仇却感受到一种灵魂上的共鸣,明明自己是第一次进入天极九宫,第一次进入这第七宫的领域,但是却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这只仰天咆哮的猛虎,这样奇异的感觉甚至让他都感觉不到这只猛虎所散发出来的巨大的压迫感。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那巨大猛虎石雕的下方,从这个角度他再度抬起头,那把通体漆黑的黑色的刀,正好插在这头巨大猛虎石雕额头处,那个“王”的正中央。

  东方心仇朝着那把黑色长刀所在的地方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把漆黑的刀上,原本已经无比明显的裂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些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文字,东方心仇再度集中注意力,嘴中缓缓的将那铭刻在长刀上的字体读出:

  “吾所持刃为此作铭——

  此身骨骼为刃

  以血肉为食,诅咒为血

  故血流如铁,心似琉璃

  手戮之人何止万余

  身经千百战而不败,千百创而不死

  不知何为死

  更不知何为生。”

  东方心仇几乎可以确定,这黑刀上的文字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不知道为何的缘由,他对铭刻在黑刀上的字体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这黑刀上的文字也是,这把黑刀本身也是,这巨大的猛虎石雕也是,包括这整个真实无比的荒芜世界也是,都带给东方心仇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也就是这个时候,那把黑刀所插的地方,也就是这只老虎额头的“王”字,也显现出了些许的文字,这几个字虽然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的时间,但是从那一笔一划当中也能够感受得到那股沉稳大气,以及苍劲有力的气质,东方心仇的脑海当中仿佛瞬间被什么击中,嘴里不自然的将那只猛虎额头上的三个字说出:

  “云飞扬。”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330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