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疆。

????沈冷坐在一片草地的高坡上,身边放着两个酒壶,一个空了,一个还有半壶,空了的那一壶酒是泼洒在地上,因为他身后就是须弥彦的坟。

????消息已经从桑国传回来,须弥彦的仇已经报了,李不闲此时在大营里,医官正在为他检查,沈冷听他说完大仇得报后自己走了出来,寻了两壶酒,产自北疆的一杯封喉。

????他坐在这已经有小半个时辰,其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很早之前,在他还小的时候,他曾经问过沈先生,为什么有的人在已故之人的坟前可以说那么多话,明明人都已经死了,哪里还能听到什么,沈先生说那些话不是说给已故之人的,是说给自己的,你看那些在坟前哭的越是伤心的,便越是不舍,越是矫情。

????这个不舍又分成两种,其一不舍的是人,其二不舍的是情,这个情说的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而是活着的人的感情。

????说那么多话,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人的矫情。

????沈冷问何解。

????沈先生说,你看,许多话活着的时候不好意思说,羞于启齿,或是有些劝慰的话不敢说,怕影响感情,总之这些话人活着的时候都不说却在人死了之后说个没完,那不是在告慰死者,是在告慰自己,你说矫情不矫情?

????那时候的沈冷还不理解这些道理,这些道理未必是对的,那道理是沈先生自己的道理。

????可是现在想起来,沈冷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个矫情的人,也发现很多事情不似沈先生说的那么绝对。

????比如远嫁的女儿,到母亲去世之后趴在坟前痛哭失声,不停的说些什么,甚至还有埋怨,未必是她在母亲生前不想说不敢说,而是忙于她婚后的生活,忽略了这些,又或者是根本没有经历去顾及,人不是万能的,人会忙于自己活着,忽略了别的活着的人,顾老不顾小,顾小不顾老,是人就有无奈。

????老人去世之后,那些话自然而然就会说出口,也算不得矫情。

????沈冷想着,自己应该算是矫情的,须弥彦自己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死在做正确的事的路上,那就不用遗憾也不用悲伤,他还说去北边都没死,也就没那么容易死了,于是沈冷就信了他,想着大概应该是这样吧,李不闲说北方是须弥彦的凶地,结果须弥彦在北疆那般厮杀中都好端端回来了,命相一说,也就不可全信。

????“你可能自己会觉得有些憋屈。”

????沈冷长长吐出一口气。

????“我也觉得有些憋屈,若桑人是发现了你的身份然后精心布置也就罢了,你已经提防着这些,可你又怎么可能提防桑人自己之间的争权夺利,憋屈”

????沈冷端起酒壶喝了一口,然后笑“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特么居然还是忍不住想哭,跟你说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其实挺爱哭的,尤其是小时候,受了委屈就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哭个没完没了,那时候好像除了哭也不能做些什么,等到后来跟着沈先生学艺,然后便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可

????不能再多哭,害怕不能哭,委屈不能哭,什么事都不能随便哭,到了我后来领兵就更不能哭了,那么多人看着我,让他们知道其实我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多丢人。”

????他和空酒壶碰了一下“妈的,给你倒快了,应该一口一口给你倒。”

????沈冷喝了口酒后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其实茶爷和沈先生看的还算准,他们说我骨子里有些软弱的东西,确实有。”

????就在这时候沈冷看到茶爷从远处走过来,于是他将酒壶里的酒喝完,起身迎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投胎转世去吧,还在大宁,别的地方配不上你,我以后再来看你。”

????远处,茶爷手里捧着一把野花,走过来后放在须弥彦坟前,沈冷笑道“他一个大男人,应该觉得你的花不够艳丽。”

????“为什么?”

????“但凡男人,大多更喜欢艳丽的色彩,所以我准备过几天烧给他几个穿花衣服的纸人。”

????茶爷瞪了他一眼“满嘴胡说八道。”

????沈冷耸了耸肩膀,回头看了看须弥彦的坟“他应该喜欢。”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来,沈冷和茶爷对视了一眼,认出来是天机票号从桑国带回来的那个桑国女子,她穿了一身素白长裙,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是纸钱之类的东西。

????沈冷长叹一声,茶爷也跟着长叹一声。

????小泽火舞走到近前后对沈冷和茶爷俯身行礼,茶爷连忙扶了她一下“来看看须弥彦?”

????“来看看。”

????小泽火舞蹲在坟前,学着宁人的样子烧纸“我特意问过李先生,宁人这边应该如何祭奠故去之人,用心记住,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错,他大概不会喜欢我用桑人的方式祭奠他。”

????沈冷摇头“他喜欢自己喜欢的,所以不会不喜欢你祭奠他的方式,任何方式。”

????小泽火舞摇头“他和我?我是对他动了情意,他对我未必,可没关系,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欢愉,他动不动情意我都欢愉,只是这欢愉太短暂了些。”

????她把纸钱点燃,也许是烟灰熏了眼睛,所以眼睛微微发红,终究是没哭。

????“我会每年来,所以我请李先生帮忙在附近安排个住处。”

????小泽火舞起身“希望我没有打扰他,没有打扰到大将军你们。”

????“这是他家。”

????茶爷看向小泽火舞“所以也是你家。”

????就在这时候小泽火舞干呕了几下,似乎有些痛苦。

????与此同时,长安。

????肆茅斋里有些冷清,以往皇帝想和谁聊聊的时候会有老院长会有澹台袁术会有韩唤枝和叶流云,会有赖成,还会有其他人,可是明明只是少了韩唤枝和叶流云两个,却显得这肆茅斋里空荡的有些可怕。

????皇帝很少会觉得可怕,哪怕是那年他刚到长安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前路迷茫,走就是了,畏首畏尾,一直都是迷茫。

????可是最近皇帝偶尔就会有一阵阵的害怕,尤其是看到那些自己熟悉的人自己在乎的

????人,这种感觉就会不可抑制的冒出来。

????坐在一边的老院长似乎是看到了皇帝的心事,所以他也有些害怕。

????按理说到了老院长这个年纪还有什么可怕的,他不在乎自己,已经这么老了,便是死了都是喜丧,可是他怕皇帝有什么事,还不愿意和他说。

????“今天一早收到从东疆送来的加急奏折。”

????皇帝回头看了老院长“须弥彦在桑国被杀。”

????老院长仔细想了想,须弥彦是谁?

????皇帝从老院长的疑惑看出来他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所以摇了摇头“朕的士兵。”

????老院长点头,这四个字就足够了。

????“朕已经着内阁拟旨,封须弥彦为渡海候,他没有子嗣,但朕还是给他封爵世袭罔替。”

????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总是会有很多大宁的年轻人为了大宁而死,所以朕一直都没有放弃过独霸之心,朕就是要让大宁独霸,朕不需要那些小国敌国所谓的敬畏,没必要,朕让他们怕就足够了,说敬畏不过是好听些,朕在位,就不会放弃独霸之路。”

????老院长有些心疼,放眼大宁数百年来的历史,从来没有一个皇帝如面前这位皇帝一样如此的勤勉,可正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心疼。

????“先生。”

????皇帝看向老院长“刚刚也收到了从西疆虎骨塔送来的奏折,说是长泽自己不愿意与其他流放的囚徒有什么不同,每日戴上枷锁去干活儿,吃住也和那些囚徒在一起。”

????院长道“这是大皇子有悔过之心,该当欣慰。”

????“嗯?”

????皇帝看向老院长“怕不是先生的心里话。”

????老院长选择不说话。

????皇帝哼了一声“老狐狸。”

????老院长摇头“修行不够,不然陛下看不出来。”

????皇帝道“可不管他真心还是假意,他表明的态度朕很喜欢,所以朕打算等半年之期到了的话,随他自己出去走走,然后朕让他定居在京畿道吧。”

????老院长心里一震京畿道?

????长安城的眼皮子底下。

????大宁立国以来还没有哪位皇帝的封地在京畿道,就算是留居长安的那些皇族子弟,封地也都至少远在千里之外,陛下当初封地西蜀道云霄城,距离长安有几千里远。

????皇帝看向老院长“先生觉得不妥当?”

????“妥当。”

????老院长笑了笑“陛下的安排都妥当。”

????“呸。”

????皇帝坐下来“你是越老越不愿意多说话,就会是是是对对对。”

????老院长耸了耸肩膀“不然呢,难道老臣还能说陛下你错了。”

????皇帝“你还不是说了?”

????老院长心说陛下你明知道大皇子和京畿道一众官员以及甲子营的某些人不清不楚,还要把大皇子安放在京畿道,到底陛下是在想什么?然而老院长不敢问,皇帝没打算说他就不敢问。

????只是依稀觉得,陛下也没有完全相信大皇子吧。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896/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