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秀了吧。”曹彰敬服的看着庞德,然后对着阎行的方向喃喃自语道,而这个时候阎行的神色也颇为凝重,不过这货一贯是棺材脸,现在这神情更像是因为之前被干掉了幻影,伤了精神之后想要杀人的恼怒。

????“呵呵!”阎行冷淡的看了一眼曹彰,今个出大事了,他和庞德早二十年就认识,能不知道现在庞德完全是色厉内荏。

????“居然还有生成棺材的秘术?”曹彰没明白阎行的意思,还觉得战友已经到来,接下来就该痛殴敌人了,于是兴致勃勃的询问阎行现在是什么情况。

????“专门学的,据说上次从开伯尔山口回来,这货就表示以后开战扛个棺材,结果后来发现不现实,于是专门开发了这么一个秘术。”阎行为人虽说冷淡,但这货要说还真是一个好人。

????凉州一系的人,其实大多数都属于邪恶一系,最多也就是混沌恶和中立恶的区别,而阎行属于这群恶人之中少有的好人。

????顺带这货其实对于陈曦认同度很高,观念简单粗暴的很,能让我吃饱饭就是好人,能让我和我的弟兄吃饱饭那就是大好人,能让我和我的弟兄,以及弟兄的家人吃饱饭,那就是天大的好人。

????陈曦在阎行的观念之中属于十世善人,于是阎行对于给汉帝国卖命还是非常有觉悟了,反正当年在凉州就是烂命一条,现在混出头了,还回去也不过是报恩,没问题,你说打谁都行。

????故而阎行对于陈曦下放的政策执行的很到位,什么体恤士卒啊,什么一视同仁啊,什么军规军制啊,搞的很到位,除了脑子一贯没有办法到位以外,其他各方面都到位了。

????“这秘术真的是优秀啊,我回头也想学。”曹彰非常兴奋的说道。

????有什么比开战的时候往对面脸上丢一个棺材更提振士气的吗?还有比这个更为暴躁的挑衅行为吗?

????“回头打完找他,他会教你的,现在先活下去。”阎行双眼划过一抹厉光,而后扫过巴拉克的那群骑兵,如果他猜没错的话,那么就必须要干掉这群骑兵了。

????就在这个时候阎行和曹彰的耳中都收到了现在气势磅礴的庞德的声音,“你们俩去干那个骑兵,曹子文你给阎哥创造机会,尽快弄死那些骑兵,否则咱们这次可能真的得死在这里了。”

????阎行早有准备故而没有什么不解之色,毕竟庞德的表现已经很大程度上说明了问题,“你小子没事的时候就叫我彦明,有事的时候就叫我哥,不过,这忙我帮。”

????“啥?咱们这么多人打不过对方?”曹彰惊声询问道。

????“你觉得能打过是因为你的那身装甲,对面两个禁卫军,靠着你的那层甲胄很难对付你,可只要将我们拉住,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干掉我们。”庞德带着冷意说道,“听指挥,你和阎哥去对付骑兵,你阻断战线,给阎哥创造机会,剩下的交给我。”

????说完庞德直接断了传音,然后双眼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绝扫过巴拉克和萨赫勒。

????相比于曹彰根本不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相比于阎行之前所见的萨赫勒,庞德很清楚自己现在面对的就是开伯尔山口那批禁卫军,如果对面没有骑兵的话,庞德还会和对方动手一战,毕竟对面没骑兵,他们有骑兵,意味着他们随时都可以撤退。

????可现在对面有骑兵,那就意味着,对面拼着骑兵损失惨重,强行阻击他们的话,很有可能堵住他们,进而出现围歼的情况。

????毕竟这种沙漠战场不同于其他,如果不能和平撤退的话,跑的最慢的粮草清水很有可能会在战争中损失惨重,而在沙漠之中,一旦没有了水,那就等死吧。

????故而庞德才会明知道很可能打不过对面,还要展现出决死一战的气势,老夫完蛋,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

????巴拉克感受着庞德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也有些心寒,在看着那被挑过来的沙棺,心中不由得一个突突,可要说现在放手,那他们的机会非得彻底玩蛋不可。

????“巴拉克,别多想,拼命一战,全歼了他们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古玛拉朗声说道,虽说庞德绽放的气势,一起表现出来的觉悟让他有些惊惧,但身为智者的思维,瞬间就看清了孰轻孰重。

????“好!”巴拉克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看向庞德的时候再无丝毫的迷茫,没错,想那么多干什么。

????“庞德是吧。”巴拉克看了看庞德,“赌一把,今天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死!所有人跟我上,弓箭手速射,全方位箭雨压制,骑兵绕后阻击,今天我们就看看是谁躺进去!”

????伴随着巴拉克的命令,被掩护在禁卫步兵和枪盾兵身后的弓箭手狂飙出无数的箭雨,对于盾卫而言这些箭雨确实是无法打穿防御,可对于绝大多数的军团而言,这些箭雨就算是不能将人一波带走,也足够形成绝大的麻烦。

????“这边交给我!”庞德一抖长枪,恐怖的力量直接排开空气,带着爆响朝着四周荡去,而后庞德如同离弦之箭朝着北贵精锐的方向直接飚射了过去,身后六千骑着骆驼的精锐骑兵怒吼着朝着对面的步兵冲杀了过去,绝对不能被对方的骑兵咬住,否则会死!

????“吾为诸君破阵!”庞德当先,迎上箭雨,这时也顾不得闪避,此战必须速战速决,若拖延一二,汉军必将被王族枪盾兵和禁卫步兵死死围住,到那时必然回天无力,故而庞德身先士卒,以猛将之姿强冲敌阵,更是以无畏之势宣告。

????“死!”双方距离不过八百步,骑着宝驹的庞德可谓是转瞬即至,宝驹前提踏沙跃起,庞德紧握长枪,调起全身之力以横扫千军之势,硬生生将正面阻击的近十名禁卫步兵扫飞了出去,战阵瞬间破开了一个豁口,而后庞德当先杀入,大量骑着骆驼的骑兵也都呼啸着杀入。

????这一幕可谓落在所有的汉军眼中,一时间汉军皆为庞德所震撼,气势陡然攀升。

????“吾再为诸君夺旗!”一枪扫飞近十名禁卫步兵,那狂猛的反冲让庞德手腕都感觉到骤然一热,然而心知当前面对的是什么情况,踏阵而入之后,眼见战旗就在不远,庞德当即再次大吼。

????横冲直撞,三重甲胄中箭数支,但庞德不管不顾,再次冲向贵霜靠前的大旗,这个时候贵霜用的已经不是之前伪造的汉字大旗,毕竟他们也会担心指挥混乱,故而,已经换回了原本的旗帜。

????庞德怒吼直冲,连杀十余名贵霜战卒,在亲卫的拱卫下,直接砍断这杆靠前方的指挥旗,一时间汉军气势大胜。

????“杀,胜利就在眼前,我当再斩一将!”庞德一枪扫断指挥旗之后,斩了护旗官,气势大胜,当即直冲巴拉克而去,以决死的气势迎着巴拉克而去。

????感受着那种拼命的气势,巴拉克有心要躲,可有知道帅旗回随自己移动,咬牙直接站定,好在巴拉克也不是没有人保护,拱卫巴拉克的猛将,萨克孜眼见庞德如此猖狂,怒吼着策马而上。

????庞德见此也不以为意,如果巴拉克亲上,庞德也没有快速解决对方的把握,到时候反倒可能还会因此而泄掉之前积累起来的士气,不过反过来思考的话,如果巴拉克敢上来,庞德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巴拉克这个北贵三大统帅的家伙弄死。

????“斩你,只需一招!”庞德气势汹汹的朝着萨克孜冲了过去,长枪紧握,直视萨克孜癫狂的怒吼道,那血红的双眼,如同鬼神一般的凝聚的黑红气势,让正面冲过来的萨克孜心头一个颤动。

????庞德见此直接抓住机会,直刺一枪,萨克孜尽力反击,甚至心知必死拼命一枪直刺。

????“噗呲!”庞德中平一枪直接从萨克孜胸前穿过,而自己的右手直接抓住了萨克孜的长枪,随后左手一抖,将因为穿胸一击而失血脱力的萨克孜的身躯直接被甩飞了出去,而后右手发力,将抓在的手上的长枪倒丢回去,直接将萨克孜钉在沙漠上。

????“杀!”庞德根本不管自己手上的伤势,以一种暴虐的气势抓住自己的长枪,直接横扫,方圆三米的贵霜士卒直接被逼退,而后持枪在手,周围的贵霜士卒竟是不敢上前。

????“哈哈哈,战!区区大月氏后裔,敢挡天兵,今日速死!”庞德单手提枪,傲慢之中带着一种无形气场压制着周围的贵霜士卒。

????与此同时,庞德身后的士卒同样疯狂索敌杀敌,明明硬实力不如巴拉克和萨赫勒的麾下,靠着这种气场居然硬生生的将人数和素质都强过自己的贵霜禁卫军镇压了下去。

????“好强。”横断阻击禁卫步兵的曹彰看着这一幕佩服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气势,看起来我军能宰了对面,庞德之前是骗我的吧!

????:。:




欢迎大家访问:大地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32shuku.com/book/985/4076/